捌旬翁无人养将,山东1六旬老人因赡养费难题将俩孙女告上法庭

2019年4月中旬,绥阳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不赡养老人案件。现年83岁的张大爷与其妻子共育有六个子女,六个子女均已成家。自从子女结婚成家后,两位老人便随三儿子张强一起生活。2017年,张大爷的妻子病故,留下张大爷一个人。

遵义市一位八旬老人,膝下有 6
名子女却面临老无所养的窘境,最终亲骨肉不得不法庭相见。经法官调解,6
子女达成赡养意见。为避免调解协议无法落实,法官还定下 ” 罚则
“:如果有人不履行义务,当月赡养老人的子女,有权向不履行的任何一方要求
2000 元 ” 罚款 “。

四川民生报道网讯:近日,富顺县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了一起赡养纠纷案,六旬老汉以增加赡养费为由将俩女儿起诉至富顺法院,实则另有他因。

妻子病故后,一大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了分家事宜,张大爷还随张强一家一起生活,由张强一家照顾张大爷的生活起居。不过,这样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张大爷和张强一家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张强便携全家外出务工。

图片 1

图片 2

儿子一家全部外出务工后,留下张大爷一个人在老家。因为年老多病,丧失了劳动力,又没有生活来源,张大爷只能在另外几个子女家轮流呆上一段时间,没有一个固定的居住地。村委会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多次组织调解,但因几个子女意见分歧大,最后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家住遵义市绥阳县的张姓老人,共有 6
名子女且均成家。这些年,他与老伴随儿子张老三生活。2017
年,妻子病故。张氏兄妹经商议,决定分家后父亲仍随老三生活,其饮食起居也由老三负责。

据家住富顺县某村的原告介绍,2003年原告与被告母亲离婚,后因其患有支气管炎需长期药物治疗,曾于2016年向法院起诉要求二被告履行赡养义务,后经协商二被告每人每月向原告给付赡养费350元。现因原告年老多病,生活无法自理,需要人照料,也因此找过二被告,二被告却置若罔闻。2019年2月21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其女儿李大和李二每月各增加赡养费1000元。

2019年3月4日,张大爷一纸诉状将六个子女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承担赡养义务。法院立案后,考虑到老人目前连一个稳定的住所都没有,法官第一时间到六个子女家里进行走访,了解他们家里的实际情况,并要求张大爷的长女张英继续照顾好老人的生活起居。最后,法官分别联系了六个子女并送达了传票,由于张强等人在外务工,法院将开庭时间定在了4月中旬。

不过,这样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张大爷和老三一家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老三干脆携全家外出务工,张大爷没了着落。

富顺法院受理案件后,考虑到该案系家事纠纷,调解更有利于纠纷的化解,便及时组织调解。调解过程中,原告表情严肃、一言不发。二被告则情绪激动,认为原告起诉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一是原告的身体状况较好,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二是被告履行了赡养义务,不仅按照协议约定每月向原告支付赡养费,还在逢年过节和原告生病时向原告另行转钱,并当场拿出过去的打款依据。同时表示,二被告人经济条件也不好,现在没有履行能力,坚决不同意原告要求每月增加1000元赡养费的诉讼请求。

图片 3

” 他也曾到另几名子女家轮流生活,但仍经常扯皮。”
当地村委会说,他们曾多次调解,但因子女们分歧较大不能达成一致。

法官发现原告的起诉与被告的答辩大相径庭,猜测其中应另有缘由,遂单独向原告了解情况。在法官耐心劝导下原告坦言道“我不是真想要这个钱,原先他们拿的钱也够用,只是他们一年半载都不回来看我,也不给我来电话,我气不过。”法官在了解到纠纷的症结后,将二被告叫到一起,当面告知原告的真实诉求,并向其宣讲“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满足老年人的特殊需要…”等相关法律规定。

老人拿着开庭传票

3 月 4 日,张大爷将 6
名子女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承担赡养义务。在等待外出的子女们回家开庭的这一个月里,法官经调查后,将老人暂时安置在其长女家中,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俩女儿在了解父亲诉讼的真实目的后,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原本以为只要每月按时给付赡养费便尽到了赡养的义务,殊不知老年人不仅需要物质保障更需要精神慰藉。并当庭向父亲表示:今后会安排好时间“常回家看看”,即使在外务工也要常打电话关心父亲生活,照顾好其精神需求。原告在听到女儿们的忏悔和保证后喜笑颜开,原、被告很快就其所涉赡养事项达成一致意见,该起赡养纠纷被法官成功化解。

开庭当日,六个子女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张强认为张大爷和他们一家矛盾太深,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而另外几个子女则认为当初分家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由张强负责照顾张大爷的生活起居,现在张强不照顾老人,却要大家来承担照顾责任,所以对张强的行为颇有怨言。

图片 4

图片 5

承办法官考虑到这种家庭内部成员间的纠纷,肯定都存在很多误会和埋怨,便让他们充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并耐心的给他们释法析理。同时,休庭后又单独给六个子女作调解工作。经过长达九小时的庭审和调解,最终几个子女终于肯放下种种恩怨,重拾兄妹之情,也表示在张大爷晚年尽到自己的一份赡养义务,照顾好张大爷的生活起居,让老父亲能够安享晚年。

4 月中旬,该案在绥阳开庭。庭审中,老三提出,父亲和他们一家 ” 矛盾太深
“,始终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在中国加速迈入老龄社会的今天,农村空巢老人精神慰藉的缺失,老李一家正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希望有更多子女能从工作和生活中抽空常回家看看,哪怕一通电话,一句嘘寒问暖。

图片 6

另 5
名子女则认为,当初分家的时候就已经明确,由老三来照顾父亲,但现在老三撒手不管,他们也有意见。

九个小时的庭审和调解


我们了解到,老二家条件非常困难,而且各子女均有自己的家庭,且内部成员之间积怨较深。”
法官说,经过长达 9 个小时的庭审和调解,几名子女这才答应赡养老人。

最后,大家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由三子张强每月支付张大爷赡养费600元,由于次子张刚的家庭非常困难,每月仅支付张大爷赡养费50元,其余四个子女每人每年轮流照顾张大爷三个月的生活起居,当月不照顾张大爷的子女每月支付50元作为其生活费。考虑到张大爷年老多病的现实情况,六个子女还就老人的医疗费达成了按比例承担的意见。同时,为了消除各方害怕调解协议内容无法实现的顾虑,法官让当事人约定了罚则条款,如果任一义务人未按约定给付,则当月照顾张大爷生活起居的人有权申请义务人另外每月给付2000元赡养费,这也解除了几个子女的担忧。

6 名子女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由老三每月支付张大爷赡养费 600
元,家庭困难的老二,每月支付赡养费 50 元。其余 4
名子女,每人每年轮流照顾张大爷 3 个月的生活起居。

庭审结束后,法官还通过电话向六名被告的家属进行了释法析理,让他们理解了赡养老人是每一个子女应尽的义务。鉴于案件的特殊性,法官也将做好几名被告人的回访工作,保证张大爷能够老有所养。

法官同时明确:当月不承担照顾义务的另 3 名子女,每家每月给老人 50
元生活费。6 名子女还就老人的医疗费用达成一致。

同时,为了消除各方害怕调解协议内容无法实现的顾虑,法官让当事人约定了罚则条款:如果任一义务人未按约定给付,则当月照顾张大爷生活起居的人,有权申请义务人另外每月给付
2000 元赡养费。

” 家庭成员内部采用罚款来约束赡养义务,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法官表示,鉴于案件的特殊性,他们还将做好回访工作,保证张大爷能够老有所养。

冯进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宝华

编辑 彭钥嘉 / 编审 李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