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拉动了1期英文版,香水之都文化艺术交出了壹份怎么着的答卷

日前翻出一张1982年的老照片,左起:陈村,薛海翔,王安忆,程乃珊,蒋濮,那是应《钟山》杂志邀请,参加“太湖笔会”。

由巴金创刊于1953年的《上海文学》是当代中国具有重要影响的文学杂志之一。从这个文学舞台上走出了一代代作家,如王蒙、王安忆、阿城、韩少功、贾平凹、王朔、张炜、苏童、池莉、刘醒龙等,皆为当今文坛的中坚力量。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上海文学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开拓的历史,放眼上海文学百余年来发展的脉络,这片土地中西多元文化交融会通的传统,奠定了上海文学发展的特殊环境。

图片 1

阿城的《棋王》、贾平凹的《满月儿》、冯骥才的《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韩少功的《归去来》、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王安忆的《本次列车终点》、陈村的《一天》、马原的《冈底斯的诱惑》……这些人们熟悉的名篇佳作,也都是《上海文学》上闪耀的篇章。

12月17日,上海市作家协会第十次会员大会召开,选举产生了上海作家协会第十届理事会和新一届上海作协主席团成员。著名作家王安忆连任上海作协主席。选举当日,1042位新老作家共聚一堂,探讨上海文学的创作成果和发展思路。

我们几个年轻人,陈村和我,参加“文革”后的首届高考进入大学,王安忆在《儿童时代》当编辑,程乃珊是中学老师,蒋濮在读生物学研究生,我们先后发表了稚嫩的“成名作”,被称作“文坛新秀”。

12月27日,《上海文学》创刊六十五周年庆典在上海作协大厅举行,会上还同时举行了《上海文学》杂志英文版首发仪式。陈村、金宇澄、程永新等上海文学界人士出席庆典,并畅谈《上海文学》对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贡献。

在当选为新一任作协主席后,王安忆表示,面对新时代,上海作家应有传承历史的责任、再创辉煌的担当,更应该追溯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学传统,努力汲取这座城市赋予我们的创作灵感和资源,贴近这座城市的日常生活和普通人的生存命运,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和人民的作品。

那个时段,被称作“文艺的春天”,1980年,平反后重回作协工作的吴强和钟望阳,介绍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同一批入会的有陈村、赵长天和曹冠龙。《上海文学》召集我和陈村、王安忆、宗福先、卢新华、赵丽宏、王小鹰、程乃珊、赵长天、曹冠龙、孙顒、许子东、沈善增、彭瑞高等十几个青年作者,每月一次,在上海作家协会西厅聚会,交流各自的创作,茹志鹃、赵自、彭新琪等老作家老编辑轮流坐镇,点评指导。这个小组也是外地作家编辑来上海必到的落脚之处,王蒙、北岛、阿城都曾来聚会,交换信息,扩大视野,开阔思路。这应该是最早的笔会,文笔的聚会,以笔会友。

图片 2

“文学不是青春饭,它非常漫长,漫长到需要用终生去践行。我待在这个位置太久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写作,不断写作下去。”王安忆说。

这期间,我们还不断接到各地作协和文学杂志邀请,出席各类笔会,去大学校园演讲,与文学爱好者座谈,给青年创作班上课,跟各地作家交流,在这些天南海北的笔会上,相遇了一批同样是从“文革”中一走出来就开始笔耕的写作者,同龄如张抗抗、梁晓声、方方、陆天明、周梅森、黄蓓佳……年长的有蒋子龙、戴厚英、张弦、高晓声,陆文夫,汪哲成、温小钰、尤凤伟、谌容、鲁彦周、古华,莫应丰……虽然艺术情趣各异,志向却大都相近:要用手中的笔和笔下的作品去反思过去,推进现在,展望未来。

12月27日,《上海文学》创刊六十五周年庆典在上海作协大厅举行。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图

图片 3

在“文艺的春天”的韶光里,坚冰融化,春潮涌动,一个后来命名为“新时期文学”的浪潮奔腾而至,刷新着中国文学的堤岸。《伤痕》《于无声处》《大墙下的红玉兰》《乔厂长上任记》……一纸既出,全国风行,读者在作品中寻找共鸣寄托感情启动思考,政府把作品当作改革开放的舆论动员,文学罕见地成为社会生活的一个激越的高音部,汇入到以思想解放为序曲的民族复苏祖国振兴的时代交响之中。

坚守65年的文学理想和精神不会老去

王安忆

36年过去,韶华老,青春逝,其中程乃珊已离开了我们。照片中各人的青涩,如同夜空里遥远的星星,闪烁光芒,让我们想起曾经的美好。

回溯历史,《上海文学》的起点是1953年1月创刊的《文艺月报》,主编为巴金先生,副主编为黄源和唐弢。钱谷融先生那篇最有名的代表作《论“文学是人学”》,就发表在1957年5月的《文艺月报》上。

上海作协副主席孙甘露告诉记者,“五年一次的大会,是上海文学、上海作协重要的时刻。我们将一如既往地联系作家、服务作家,扩大覆盖面,为老作家、年轻作家创造便利,使他们安心写作。上海作家比较含蓄、低调,但酒香也怕巷子深,作协会进一步加大宣传推广的力度,让优秀作家、优秀作品具有更广泛的知晓度,社会公众第一时间接触了解。”

随后《上海文学》的发展经历了数个阶段:1959年10月至1963年12月为《上海文学》;1964年1月至1966年5月,与《收获》杂志合并,刊名为《收获》,《上海文学》和《收获》是巴金创刊的同根并蒂的兄弟刊物;“文革”期间停刊;1977年10月复刊,改刊名为《上海文艺》;1979年恢复使用《上海文学》刊名至今。

在过去的5年,上海作家在小说、诗歌、散文、文艺理论和评论、儿童文学、报告文学、影视剧本、文学翻译、古典文学研究等各个文学门类,都取得了丰硕的创作成果。其中,《繁花》《匿名》等一批重要作品在求新求变的探索之路上树立了标杆,推动上海文学创作在艺术审美上不断突破。

“《上海文学》有过非常窘迫的日子,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改变自己的追求,我们从来没有沦落过、媚俗过。《上海文学》和《收获》都是这样的阵地。”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赵丽宏感慨,65岁对于人而言似乎是“老人”了,但对于一本文学刊物来说还很年轻,《上海文学》坚守至今的文学理想和精神也不会随时光老去。

在国内外的文学评奖中,上海作家不断展获殊荣。王安忆获纽曼华语文学奖和第五届郁达夫中篇小说奖,金宇澄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和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程德培、张新颖、滕肖澜和陈思和、小白分别获得第六、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殷健灵、萧萍获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秦文君获2017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作家奖,袁筱一获2018年傅雷翻译出版奖。徐中玉、钱谷融、草婴获第六届上海文化艺术奖终身成就奖。王安忆、陆谷孙、赵丽宏获第六届上海文化艺术奖杰出艺术家称号,毛尖获第十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家奖,路内获第十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黄平、金理分获第四、第五届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路内、任晓雯分获第一、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此外,还有一批批作家在其他文学奖项中获奖,展现了上海作家群体整体的创作实力和风采。

《上海文学》自创办以来,一贯坚持文学理想,追求精致、朴素、高雅、大气的刊物风貌。秉承高品位与高质量的编辑理念,以精萃的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和贴近现实生活和文学现状的话题探讨,以及敏锐求实的文学批评作为杂志的主打内容和风格特色,代表了中国文学的发展潮流,被誉为“海派文学的主办基地”。

人才是文学事业发展最关键的因素,上海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介绍,上海作协始终在努力建设一支年龄结构合理、创作实力雄厚、具备全球视野的人才。

图片 4

“五年间,上海作协一共接纳了394名新会员,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年轻会员;进入第二个531青年人才培养计划以来,我们吸收3名优秀青年作家进入专业作家队伍,使专业作家年龄结构更趋合理,增强了创作后劲,完善了签约作家制度,共签约74人次,作为创作人才培养的第二梯队:首创签约网络作家制度,两批共签约31人次,领全国风气之先,”王伟介绍。

《上海文学》英文版

此外上海作协还牵头举办了“与25部经典的上海相遇——青年学子品读经典大赛”“华语原创文学大赛”“会师上海·90后创意小说战”和“黑马星期六”文学选拔赛。《收获》《上海文学》则接连推出年轻作家专辑,共推出126位青年作家的小说、诗歌等文学作品,也对文学新人的培育起到重要作用。

上海第一种推介中国当代文学的外文版文学期刊

图片 5

赵丽宏特别提到:“在65岁生日之际,我们做了一件也许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出了一期《上海文学》的英文版。”

由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主办的陕西北路网文讲坛

这期英文版特刊汇集了《上海文学》近一两年最受读者好评的作品,今后也将以常态陆续出版。赵丽宏感慨:“这些年我们可以把自己中国作家的作品推介得很好,也可以翻译引进外国文学作品,但是有一件事一直没做好——就是把中国当代文学向世界推进。”

上海是全国网络文学资源最为集中的城市,集聚了一大批网络文学写作者。在此次大会上,修改的《上海市作家协会章程》还增加了网络文学的内容。

据悉,《上海文学》英文版由《上海文学》杂志社和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合作推出,这是中国文学面向世界的一个崭新的窗口,也是目前上海唯一一种推介中国当代文学的外文版文学期刊。它将选取国内最新发表的优秀的文学新作,包括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非虚构文学等,再特邀经验丰富的外国汉学家担任翻译,以准确反映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高度和深度。

孙甘露向记者介绍:“上海作协在全国率先提出了成立网络作家协会的设想,并于2014年7月正式成立网络作协,会员从首批75人发展到了目前的298人。今年还试点推出了网络文学专业职称评审制度。在专业作家之外,也推出了网络作家签约制度,以项目制的方式支持大家写作。”

英文版的推广发行工作则依托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的发行渠道和优势。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林丽颖表示将努力推动《上海文学》的国际化发行,除了线上销售渠道和中图公司在世界各地的实体书店发行,还向全球所有的孔子学院和国外图书馆推广,做到所有的刊物都能到达外国读者手中。

上海地处中国改革开放和国际交流合作的最前沿,国内、国际文学交流异常活跃。不仅上海的作家在走出去,国外作家也频繁来沪交流。王伟告诉记者:“过去5年,我们组织作家出境交流、访问共计43批135次,接待来访的国外作家和友人达29批209人次,组织翻译出版长篇小说3部、中篇小说集3部、诗歌集1部。”

上海作协副主席、党组书记王伟期待《上海文学》今后围绕“培育作品、培植新人、培养编辑、培护基础”四个方面进一步发展,让《上海文学》成为一棵常青树,“现在文学杂志面临一个严峻局面,人们的阅读品味和阅读方式在变化,杂志社面临传播方式的变化,我们如何守护现有基础再不断做大?如何把一个刊物变成文学活动品牌?这是我们要思考的。”

图片 6

2017“上海写作计划”驻市作家合影

在世界各地重要的国际性文学活动和文学阅读平台上,有越来越多的上海作家身影。与世界文学对话的意识觉醒,能力增强,提高了上海作家作品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上海国际文学交流品牌活动“上海写作计划”,五年来先后接纳了五大洲30多个国家54位作家来沪生活写作;上海书展品牌活动“上海国际文学周”五年间邀请到了包括4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内的数十位国际知名作家,前后举办200多场活动,成为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相互交流的现象级平台。

“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及小说工坊”近几年邀集100余位两岸青年作家共同探讨文学创作,加深了两岸文学青年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推动了两岸深层次的交流。新创的上海国际诗歌节连续举办三年,邀请数十位国内外知名诗人会聚上海共话创作,逐步建立其在国内外的影响力,成为上海国际文化交流的友谊节庆活动。

“上海作家在不断发出声音,积极参与世界文学风貌的构建。相信在继续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上海作家们将贡献出文学的力量,以无愧于这个时代。”王伟说。

图片 7

2018上海——台北两岸文学营及小说工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