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之后交恶,个性不要跨越工夫

原标题:李敖想卖房子给金庸,金回应:再便宜都不要,二人从此交恶

     
我们中华民族向来是拥有着谦虚的品质,温良恭俭让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特性,但大家身边往往也不乏骄傲或直爽的人存在。虽说人不轻狂枉少年,但是越是年轻就越得注意分寸,切记做人不可太狂妄,脾气不可大过本事。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

图片 1

     
学者李敖自诩“中国白话文第一人”,秉着一身狂气,他怼过金庸,柏杨,韩寒,钱穆等等,甚至包括刚作古不久的余光中。李敖骂的最多的是金庸,他说武侠小说都是些下流的东西,是臭鸡蛋。别人问他读过金庸吗?他说臭鸡蛋不需要吃过,一闻就知道了。以金老在整个亚洲的武侠小说流行程度来讲,说出这等狂言,不可谓不惊世骇俗。李敖也很少赞美人,胡适先生生前曾经资助过他,他后来也为胡适整理过些关于他思想的书。后来有记者问他他崇拜的人时,他默而不语,旁人都只道是胡适,结果半天他憋了句“当我想崇拜别人时,我会拿镜子看自己。”脾气大到这种地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有多牛*闪闪的人物。

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

李敖一生以骂人闻名,据称被他骂过的人超过3000个。这其中既有蒋介石这样的政治人物,也不乏钱穆、金庸、龙应台等文化名人。李敖究竟如何骂人?被骂者又有什么回应?

图片 2

忧伤悠扬的歌声还在飘荡,但是斯人已驾黄鹤而去。不管是被他骂过的还是骂过他的,这一刻都似乎凝住了,因为,这个时间,已经再也没有那个嬉笑怒骂快意恩仇的李敖了。

1、李敖骂金庸“信佛也是伪善”;金庸回应:因《明报》不袒护李敖,惹怒李敖

     
狂归狂,李敖其实是有他的资本的,能被胡适先生赏识过的人怎可能是条咸鱼。李敖学富五车,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被西方誉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只是如果脾气太大,狂傲太过,就只能是惹人笑了。他甚至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拒绝使用电脑,而自负自己的藏书和胸中学问。其实现实来说,李敖的名气,未必就高过他怼过的诸位,单金老的受众粉丝,就盖他十倍有余。且就论才华而言,以上诸公未必输他,“白话文第一人”恐怕真的有些一厢情愿,狂言也就沦为了笑话。其实最关键的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有脾气,但是不要大过本事,否则只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人生七十古来稀,而他也活了83年,也算是善始善终。民间也有口头语,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两个坎过了第一个,终究没能跨过第二个。

金庸和国民党没什么交集,但也被李敖抨击为“伪善”。1981年,李敖在《“三毛式的伪善”和“金庸式的伪善”》一文中记叙,某次金、李二人说起自己是佛教徒时,李如此出言讥讽:

     
钱钟书曾经也很狂,他父亲给他改字“默存”,就是希望他不要胡说八道,能谨言慎行。但钱钟书可没理会这些,他考入清华,自称“整个清华没一个教授能充当我钱某人的导师”;在西南联大任职,评价西南联大“中文系根本不行,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同时期的作家没一个逃过他毒舌的。他笑沈从文非正途出身,王国维笔弱词靡,讥讽周作人亲日,陈寅恪不该研究歌妓;言张爱玲大节有亏,鲁迅只适合写短的,不宜写长的等等不计胜数。到晚年才开始后悔起来,惭愧地向吴宓道歉。好在师傅也心大,没往心里去,待他照常好。他后来也留下一句名言“二十岁不狂是没志气,三十岁还狂是没脑子。”钱钟书的狂是可爱的,没有用来攻击过他人,更多是傲气,也懂得收敛,把握分寸,所以并未被人诟病。

三年前因走路不稳就医,发现自己得了病里面的战斗机,而且还是癌症里面的超级战斗机——脑癌。三年时间,各种化疗治疗加康复,终究不敌命运之神的大手,而强行被带离了人间。

“佛经里讲‘七法财’、‘七圣财’、‘七德财’,虽然‘报恩经’……等等所说的有点出入,但大体上,无不以舍弃财产为要件……你有这么多的财产在身边,你说你是虔诚的佛教徒,你怎么解释你的财产呢?”

     
做人当真还是该谦虚点好,不能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易自我沉溺和发脾气的朋友就想想某过气学者在节目里拿着个报纸的剪切本,洋洋自得地道着“我李敖给你看个好东西……”的样子。

也许有未竞的事业,也许有未尽的心,也许还有未和解的恩怨,也许还有许多未知的也许,这一切,都留给了身后的凡尘俗世任意谱写定义,对于李敖来讲,这都是过去,这都不重要。

金庸当时没有接李敖的话。李遂得出结论:

做弱者,多不得好活;做强者,多不得好死。

“金庸所谓信佛,其实是一种‘选择法’,凡是对他有利的,他就信;对他不利的,他就佯装不见,其性质,与善男信女并无不同,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你绝不能认真。他是伪善的,这种伪善,自成一家,可叫做‘金庸式伪善’。”

李敖生来就是要发声的,或者要骂人的。这个世界因为有了他,才不至于显得那么单调,也总算有一个时常不是很和谐的声音提醒我们还在真实的活着。

2009年,有媒体向金庸问及他和李敖的关系,金庸的回答是:

李敖一生骂过三千多人,国民政府的创始人到继任者,全都没有逃脱他的嘴。文人相轻亦是本性,所以鲁迅以前和以后的,一个都不能幸免,这就是读万卷书的负面作用吧。

“我跟李敖本来要好的,他请我到他家里去。后来因为他跟胡茵梦离婚了,《明报》照实报道,他怪我为什么不帮他,我说:我们办报纸的人完全公平讲话,绝不因为私交好就帮你。我到台北去,他有一个房子想卖给我,我说:我在台湾不置产业。他说这个房子半卖半送给我,我说:你再便宜我也不要。”

李敖骂人的方式方法还是不错的,专挑最有权势的,最有名气的,所以一骂过去,就骂出了一番天地。

2、李敖骂柏杨“只能靠耍嘴皮来作秀”;柏杨回应:真小人常常做出丧尽天良的事

其实李敖应该算是得了鲁迅先生的嫡传。鲁迅先生也是投笔从戎以骂立世,骂出了前后五百年的江湖,在中国历史上无人能出其右;鲁迅先生去世后的三十年,李敖继承了他的衣钵,只不过骂的地方和范围变小了,而且骂的影响力也有限。

柏杨和李敖都有过因言获罪的经历。柏杨入狱后,李敖曾为之公开声援。不过后来二人关系疏远,李敖认为柏杨忘恩负义。为批判柏杨,李敖1989年专门出了一本《丑陋的中国人研究》,其中说:

当然,既然以骂立世,自然反叛那就是本性了。既然继承的是鲁迅先生的衣钵,那其精髓就是骂倒一切,连自己的开山祖师也不能放过,于是就有了李敖骂鲁迅的桥段。

“从作家标准上看,我从来深信:凡是跟着国民党走的作家,都不足论。柏杨是跟着国民党走的作家,当然也不例外。柏杨的专精和博学训练都很差,他没有现代学问底子,作品实在缺乏深度、广度与强打度。柏杨的文字有一股格局,不外是口口声声‘糟老头’啦、‘赌一块钱’啦一再重复的滥套,他的存货和新货都是很贫乏的,所以只能靠耍嘴皮来作秀,谈不到深度和广度。”

李敖讥笑鲁迅的勇敢是来自租界的保护。因为当时鲁迅先生是住在日租界里面,所以想骂谁就骂谁,反正你当权者对我无可奈何,所以骂起来没有后顾之忧。反之,则要夸奖自己一番,说自己骂人的环境那才是九死一生。自己骂国民党蒋家父子,那是在台湾,而且台湾才是国民政府的唯一重地,所以他随时都有可能被请去喝茶或者被和谐掉,而且事实也证明他确实敢骂敢当不怕坐牢而且还要把牢底坐穿,不似鲁迅先生,一天牢也没坐,还能从国民政府一年拿到五百两黄金的薪水。

柏杨对李敖的辱骂,一直保持沉默,只在《家园》一书中有过疑似回应:

骂鲁迅的白话文还是旧文底子加上日本表达方法写出来的别扭白话文,所以才能夸自己是中国最伟大的白话文大师,前三都是他自己。

“我们常注意到‘真小人’‘伪君子’的讨论,大多数都认为‘真小人’比‘伪君子’要高,于是遂有人公开标榜他是‘真小人’。这些自称是‘真小人’份子,目的就在利用人们某种错觉,认为一个人一旦公开承认他是真小人,他不但不是真小人,而且还有一种不同流俗的道德标准:这是一个陷阱。伪君子在情势逼迫下,还不得不做出一点好事,而真小人就无时无刻不在动他的脑筋,利用别人对他‘率真’‘洒脱’‘英雄气概’的印象,做出丧尽天良的事。世俗称这种人无耻,而‘无耻’正是所有罪恶的开端。”

李敖虽然骂鲁迅厉害,但是他对鲁迅先生骂过的胡适却是大加赞赏,说只有胡适一个人是在国统区敢于直面国民政府的问题,而且还不跑,跟自己一样,其余敢骂国民政府的都不在国统区。而且鲁迅先生骂胡适都是难以成立。鲁迅骂胡适软绵绵硬不起来,但是胡适却在国统区写《人权与约法》,跟国民政府理论要保障人权和自由;而且胡适还批评中山先生没有实行宪法,为了要权力采取了军政、训政和宪政三步走的策略,但是最终都没有实行宪法。他是引经据典的强调胡适比鲁迅更有骨气更有思想,也可能是当年的知遇之恩还有那一千大洋的馈赠,至少没有忘恩负义也算是不错。

图:柏杨以《丑陋的中国人》一书闻名

当时还评价鲁迅写的《中国小说史略》不错,不过情绪太多,把情绪语言抽走以后就没有料了。然后再说自己的文章很牛,把情绪预言拿走后全是干货,实实在在的自己又佩服了自己一回,自己经常被自己感动。

3、李敖骂钱穆曲学阿世,大儒立场尽失;钱穆之女回应:真不知钱先生怎么会让他如此难忘

李敖确实敢骂,而且还是有策略的骂。

李敖年轻时曾指出钱穆书中的错误,钱穆回信接受,并赠书给李敖。

对蒋介石那可一点都不留情,直接骂蒋介石对中国的祸害超过了慈禧。说蒋介石二十四岁就干到了主席,之后的四十七年就都变成了祸国殃民的岁月。

1990年,钱穆去世,李敖撰文《我最难忘的一位学者——为钱穆定位》,从六个方面批评了钱穆。李敖的批评相当严厉,比如:

以国家统治者祸害国家的,男的是蒋介石,女的就是慈禧太后,媚娘此时表示出满满的泪水。

“钱穆作为史学家,本已令人皱眉;但他不以此为足,倾余生之力,还要做经学家、理学家,甚至俨然当代朱子,这就更闹了大笑话。严格说,他在这一方面的著作多是失败的,更见其迂腐。”

“钱穆与当权者关系,是可耻的。蒋介石利用钱穆的反动,来哄抬政权;钱穆利用蒋介石的反动,来得君行道。结果,人越丢越大。被蒋介石‘倡优畜之’的结果,他曲学阿世,大儒立场尽失,去朱子远矣!”

在1986年,李敖写了一本《蒋介石研究》,但是出版后24小时就被查禁了;李敖这时候开始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75天后出版了续集,但是这次是在7天后被当局查禁;在150天又出版了续续集,这次是在30天后被查禁;李敖在120天后又出版了第四部,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人管他了,因为台湾解除戒严了。打不死的小强终于得以光明正大了。

钱穆之女钱行看到李敖这篇文章后,发表《有感于李敖的“钱穆定位”》,对李敖的观点一一作出回应,并写道:

其实蒋家父子对李敖也是早闻其名,在大陆对鲁迅是一忍再忍,到台湾来又遇上李敖这个浑不吝,蒋家父子也是大呼不幸,而且大太子直接批示李敖是红卫兵思想。

“这文是在钱穆先生逝世的第二天写的,第一句就是‘钱穆昨天死了’,接下去是‘活了九十六岁’。然后说’看到报上的胡乱报道,感而对他有以定位如下。’别人都是胡乱报道,只有他李先生能给出定位。这正是李先生的一贯作风。”

“‘我最难忘的一位学者’,似乎有点题不对文。李先生眼中,恐怕全中国没什么学者是够格的,也没什么读者是够格的。真不知钱先生怎么会让他如此难忘的。”

连老大都敢骂,那么跟着老大混的人自然是要一起分享的。

4、李敖骂余光中:势利中人,绝无真正诗人的真情可言;余光中回应:“君子绝交,不出恶声”

柏杨骂遍了所有的中国人,这个时候是需要中国人李敖来骂一骂。柏杨也是敢骂敢当的,也因为骂人获罪。

李敖对余光中恶评很多,如1998年在《李敖快意恩仇录》中说:

因为柏杨是国民党政府作家,所以李敖从骨子李是看不起的,鲁迅先生是拿了政府的薪水,所以被李敖鄙视极了,更何况你柏杨。没有学问底子,作品缺乏深度和广度加强度,而且只是一个靠耍耍嘴皮子来作秀混日子的人。

“余光中也是文星时认识的朋友,此人是王安石看不起的‘福建子’,为人文高于学、学高于诗、诗高于品,但聊天时蛮有趣,尤善巧思。他为人最喜招朋引类、结党营私。”

“基本上,余光中一软骨文人耳,吟风月、咏表妹、拉朋党、媚权贵、抢交椅、争职位、无狼心、有狗肺者也……在台北景福门纳福,且为诗拍蒋氏父子马屁,更证明此人是势利中人,绝无真正诗人的真情可言。”

柏杨反正也没有接战,一直保持沉默,只是在今天他们是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重新来过或者开始和解。

对于李敖的辱骂,网上流传有一个不知真假的“余光中回应”:

当然,曾经的亲密战友后来也是反目的还有先他一步的余光中。从惺惺相惜到分道扬镳,一个变成党国的文人,一个变成了党国的批评者,可见文人相轻也是来自于亲。

“他(李敖)一直骂我,我则保持沉默,这说明,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

当然,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也是各自的选择。李敖骂余光中是势利小人,是王安石看不起的福建子,为人文高于学、学高于诗、诗高于品,喜欢招朋引类、结党营私。

其实,针对李敖的批评,余光中曾对大陆学者古远清有过一句简单的回应:

此人为一软骨文人耳,吟风月、咏表妹、拉朋党、媚权贵、抢交椅、争职位、无狼心、有狗肺者也,而且还做诗拍蒋氏父子马屁。李敖此番言论把余光中的形象赤裸裸的呈现在大众面前,而且比任何一个绘画艺术家都要刻画的精细,反正各种除了带脏字的词语和句子都用上了。

“(我)自己坚守古典儒家的准则‘君子绝交,不出恶声’”。

还好,余光中只是一笑而过,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并且开玩笑的说他的生活可以没有李敖,但是李敖的生活里绝对不可以没有他,不然为何如此念念不忘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反正骂过的不惊,没骂过的也别喜,骂了一溜名单,也无需一一赘叙,反正都会淹没在历史里。

责任编辑:

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是不是王八蛋,其实李敖能用的方式也不多。对他不好的人他的统统是要告到法院的,也是在成全能骂会说的名声吧。

李敖曾经说过,五百年来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胆量和气魄那是非常人能比的,不知道是自说自话的梦呓呢还是恃才自傲的目空一切,反正狂人自有狂热,别人当笑料而我自当精神。

其实所有的美好和成功都是别人给的定义,当局者依然是迷茫的。

李敖当年娶了台湾第一美女为妻,两人一见钟情还要一定终身。胡因梦不顾父母的反对穿着睡衣从家里逃了出来,还就这身睡衣成了她的婚纱终成神仙眷侣,才子佳人相拥而眠,现在用所有美好的词语都不为过。但是,一百多天以后,因为相互欣赏变成了相互嫌弃,所有的美都已经视而不见,取而代之就是各种缺点,而且还无形的放大。殊不知人食五谷杂粮,非神非仙,自然必须吃喝拉撒喜怒哀乐,实在不必大惊小怪。但是才子毕竟是万众仰慕的才子,连自己也未能脱俗,故未能忍受凡尘俗世才毅然决然的把美好的爱情变成了萦绕久久的传奇。

李敖在知道患癌症后也开始给自己规划,除了未完成的书籍,还有就是跟所有的人来一场和解,为此广发手书尽邀对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敖是希望与自己来一场和解,但是自己亦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他的这场和解多半以不了了之告终,迎接他的只有此生的遗憾和另一个世界的战斗或者是忏悔。

名如其人,敖本是叫喊喧哗的意思,而且也非常人能用,四海龙王亦是兄弟,故李敖本人也是携四海气势博此生之一声,所以我们看见的李敖是骁勇善战骂骂咧咧最后归去。

不管和解与否,不管对错,不管身后名,李敖还是终究在这个世界不能久留,踏着应有的节奏进入了轮回。等你们还在热烈议论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连头都没有回。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

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

    愚捷,2018年3月25日星期日,于香山荟汇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