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宣言,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称已将浓缩铀产量升高4倍

伊朗原子能组织称,该国已将浓缩铀产量提升4倍,此举除了证明伊朗浓缩铀的生产力外,还在向核协议有关方传递明确信息,敦促有关方尽快采取措施。

伊朗半官方塔斯尼姆通讯社20日报道称,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莫尔万迪当天援引伊朗纳坦兹核设施负责人的话称,根据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伊朗当天已将丰度为3.67%的浓缩铀产量提升4倍。不过他同时强调,这并非是提升铀浓缩水平或增加离心机数量以及改变离心机类型,此举意味着目前伊朗生产丰度为3.67%浓缩铀的能力将是此前的四倍。

摘要:美伊持续“斗法”,未来,美伊关系走向如何?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AEOI发言人卡莫尔万迪(Behrouz
Kamalvandi)20日援引伊朗纳坦兹核设施负责人的话称,根据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伊朗已将丰度为3.67%的浓缩铀产量提升4倍。不过他同时强调,这并非是提升铀浓缩水平或增加离心机数量以及改变离心机类型,此举意味着目前伊朗生产丰度为3.67%浓缩铀的能力将是此前的四倍。

卡莫尔万迪表示,伊朗此前已就此报告了国际原子能机构,这也是在核协议框架内的举措。他同时表示伊朗此举是向核协议有关方传递明确信息,他同时敦促协议有关方尽快采取措施,否则伊朗将采取进一步举措。

图片 1

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定义,丰度为3%的铀为核电站发电用低浓缩铀,丰度大于80%的铀为高浓缩铀,大于90%的主要用于制造核武器。除了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外,日本、德国、印度、巴基斯坦、阿根廷等国家都掌握了铀浓缩技术。

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持续紧张。五月初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动作不断,相继派出“林肯”号航母打击群、B-52战略轰炸机,并增派两栖战舰。伊朗方面则针锋相对,宣布停止执行伊核协议部分内容、将恢复更高丰度铀浓缩活动。

2015年7月,伊朗与“五常”以及非常任理事国德国就伊核问题达成决议。按照协议规定,伊朗停止高丰度浓缩铀活动,交出已生产的20%丰度浓缩铀,接受国际核查等;作为交换,六国将不再追加对伊朗的制裁,同时放松部分已有制裁。特朗普政府在一年前单方面宣布伊核协议。

火箭弹“点燃”新战火

虽然武器级浓缩铀要求丰度达到90%以上,但理论上生产20%丰度和90%丰度浓缩铀之间几乎没有技术障碍。按照当年的协议规定,伊朗在15年内不得制造丰度高于3.67%的浓缩铀。

美伊最新一轮“斗法”可以追溯到19日。

卡莫尔万迪强调,伊朗此举是向核协议有关方传递明确信息,他同时敦促协议有关方尽快采取措施,否则伊朗将采取进一步举措。他补充说,
伊朗的浓缩铀产量将在不久后超过300公斤的上限。

当晚,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绿区”遭遇一枚火箭弹袭击。“绿区”位于巴格达市中心,戒备森严,是伊拉克政府机构和大部分西方国家使馆所在地。据报道,该火箭弹落在靠近无名战士纪念碑的一片空地上,而纪念碑所在开阔地往南大约500米,正是美国驻伊使馆所在地。

5月8日,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声明指出,“目前,伊朗认为自己没有义务遵守有关储存浓缩铀和重水的限制。”总统鲁哈尼当天称,如果世界大国不遵守伊核协议的承诺,伊朗将重新开始进行高水平浓缩铀活动。

幸运的是,此次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伊拉克警方随后在巴格达东部发现火箭弹发射器,据信那里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所在地。不过,目前尚没有组织或个人“认领”这次袭击。据路透社报道,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方官员声称,“绿区”遭到火箭弹袭击以前,美国政府已经在考虑增派少量人员加强驻伊使馆警卫。

这是伊朗对美国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做出的回应。伊朗还给予伊核协议的其余签署国60天的时间,以履行各自的义务,其中包括银行和石油领域义务,以保障德黑兰的利益。同时,伊朗将不再向其他国家出售浓缩铀和重水。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非常重视遇袭事件,他称,美方不会容忍这类袭击,“如果是伊朗作为‘代理人’的民兵武装及其成员发动这类袭击,我们将追究伊朗的责任,作出相应回应”。

而就在美伊关系紧张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9日发布火药味十足的“推文”,警告伊朗不要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他在推特上放话称,“如果伊朗想要开战,那么伊朗将正式灭亡。永远别再威胁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开炮”:“如果伊朗想要一战,那将是伊朗的终结。永远别再威胁美国!”

“我们不想要战争,但也不惧怕战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萨拉米同一天在一次军人集会上讲话称,相反地,伊朗的敌人们惧怕战争。

同时,美国也不忘“秀肌肉”。据美国海军19日披露,“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与“基萨奇”号两栖集群17日至18日在阿拉伯海举行演练,演习内容包括空对空、编队和舰艇机动等。军方表示此次演练“旨在提升美军应对威胁的能力”,外界则普遍认为,此举剑指伊朗。

就在特朗普发布这条推特几个小时前,一枚火箭弹落在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附近,这是自去年9月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袭击。美联社称,火箭弹落点距美国大使馆不到一英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如果袭击是由伊朗的代理人武装组织发动,美国“会让伊朗负责”。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同日强硬表示,称“我们不想要战争,但也不惧怕战争”。

20日,伊朗外长扎里夫发推文驳斥说,亚历山大那样的“侵略者”未能做到的,特朗普却想做到。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曾于15日发表声明,称接到国务院通知,驻巴格达使馆和驻埃尔比勒领馆所有“非必需”的日常人员要尽快离开伊拉克。该声明引发有关美伊军事对抗升级的猜测。

事实上,特朗普并不认为伊朗会发起任何攻击。彭博社报道称,特朗普20日前往宾夕法尼亚州参加竞选集会时向伊朗高层喊话提议就新的协议进行谈判,“我只希望他们准备好了才打电话。不然就别白费力气了。”

言语交锋、动作不断

海湾国家和老百姓担心,海湾局势最终的结局会演变成硝烟弥漫的战争。在伊拉克具有影响力的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警告称,伊拉克可能再次陷入美国与伊朗的战争,他说,伊拉克需要和平和重建,任何将伊拉克拖入战争的人都将“成为伊拉克人民的敌人”。据科威特媒体报道,该国已完成一年的粮食库存,准备应对霍尔木兹海峡可能被关闭的风险。

面对特朗普的威胁,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20日通过社交媒体“推特”进行回应。扎里夫形容特朗普受到“迷惑”,想实现“亚历山大、成吉思汗及其他侵略者”都没能做到的事:但是,数千年来侵略者相继消失,伊朗却屹立不倒。他还警告称,“经济恐怖主义和种族灭绝嘲讽”都无法将伊朗终结。留言最后,他还特别强调,“永远不要威胁一个伊朗人!试试尊重,这有用!”

特朗普20日启程前往宾州参加集会活动前,在白宫对记者表示,伊朗目前没有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他称美国会以“强大的力量”应对伊朗的挑衅,但同时他依旧愿意与伊朗进行谈判。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日报道,伊朗议会议长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接受CNN专访时直指,特朗普是一位“疯狂的总统”,他对德黑兰的威胁不会奏效,而如果特朗普想要谈判,不仅要展现尊重,还要发出连贯的信息。

他指出,特朗普一方面正进行扼杀伊朗经济的行为,另一方面要求伊朗进行对话,这是一个“疯子总统”。侯赛因称,特朗普认为他对伊朗的制裁是在“用枪指着伊朗的脑袋”,这“完全存在于他的想象当中”。他还表示,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很多自相矛盾的意见,特朗普自己的推文也自相矛盾;伊朗方面收到很多来自美国政府的信号,但不清楚究竟哪一派才真正主导白宫。

就在侯赛因发表上述言论几小时后,特朗普否认美国正试图与德黑兰进行对话。CNN认为,这侧面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发出的信号含糊不清。

CNN还报道称,当天,瑞士联邦主席于利·毛雷尔短暂访问白宫。知情人士透露,预计特朗普将与瑞士协商,依托瑞士建立一个与伊朗对话的渠道。瑞士代表美国在伊朗的利益,5月初CNN就有报道称,白宫曾给予瑞士方面一个电话号码,“以便与伊朗领导人分享”,“以防他们想要与特朗普讨论最近紧张局势的急剧升级”。

华盛顿与伊朗试图沟通的另一渠道被认为是阿曼。据CNN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5日曾与阿曼苏丹卡布斯·本·赛义德通电话,后者与德黑兰、华盛顿关系密切,过去曾担任中间人角色。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阿曼通讯社报道称,阿曼外长阿卜杜拉周一抵达德黑兰,讨论重要地区和国际问题,还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会面。在特朗普政府4月决定终止对伊朗石油买家的豁免后,阿曼驻华盛顿大使曾公开表示,如果双方认为有所帮助,阿曼将在伊朗和美国之间展开斡旋。

伊朗再出新招

双方唇枪舌剑之际,伊朗又出新招。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贝赫鲁兹·卡迈勒万迪20日表示,根据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伊朗当天将丰度为3.67%的浓缩铀产量提升4倍。

他同时强调,这并非是提升铀浓缩水平或增加离心机数量、改变离心机类型,而是意味着目前伊朗生产丰度为3.67%浓缩铀的能力将是此前的四倍;且伊朗之前已就此报告国际原子能机构,是在核协议框架内的举措。

他解释说,采取这一步骤,是因为美国终止一项允许伊朗用浓缩铀交换俄罗斯生产的黄饼及向阿曼出售重水的计划。他还表示,伊朗此举是向核协议有关方传递明确信息,敦促协议有关方尽快采取措施,否则伊朗将采取进一步举措。

美联社指出,通过增加产量,伊朗很快将超越2015年伊核协议规定的库存限制。而如果在7月7日之前没有达成新的核协议,伊朗已经表示将恢复铀水平,提高浓缩铀的等级,使之接近能够开发核武器的水平。

而随着特朗普对伊调门不断抬高,美国国内不同声音也越来越响亮。国会议员警告特朗普政府,如果没有国会的批准,不能让美国陷入战争,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也对白宫突然改变中东政策感到警惕。据美联社报道,周二,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将就伊朗问题向国会做简报,国务卿蓬佩奥、代理防长沙纳汉、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等人都将出席。

而众议院民主党人则对特朗普政府官员提供的信息持怀疑态度,请来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前国务院官员温迪·谢尔曼“坐阵”,谢尔曼还曾参与伊核协议谈判。知情人士称,布伦南没有安排进行正式简报,但将回答有关伊朗的问题,此举的目的是提供信息。

面对剑拔弩张的美伊两国,舆论普遍担心,眼下任何误判都可能失控。

伊拉克境内什叶派领导人紧张,不愿伊拉克成为美国和伊朗的“夹心”。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20日发布声明,称任何政党如果企图把伊拉克拖入美国和伊朗的战争,“都将成为伊拉克人民的公敌”。

英国外交大臣亨特表示,当前局势对地区稳定构成威胁,“我们希望局势缓解,因为这一地区的偶发事件可能触发一系列后果。”

而为给波斯湾局势“降温”,沙特国王萨勒曼已向海合会和阿盟成员国领导人发出邀请,希望这些国家元首本月30日在沙特麦加召开峰会,讨论地区安全形势。

一年前,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时,曾宣称希望达成一个更大、更好的协议。那么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是否有可行性?美国《外交》杂志近日刊文指出,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并没有达到让伊朗重返谈判桌的目标,眼下美国没有获得欧洲盟友的支持,过度依赖制裁手段,政府内部又在对伊朗政策上存在分歧,而如果美国真的寻求“更大、更好的协议”,政府必须重新评估对伊朗的战略,不应简单地加大单边制裁力度,而是应该与欧洲建立起桥梁,准备好甜头,过去正是这些甜头将伊朗拉上了谈判桌。

相关文章